今天这是日本人心里最不是滋味的大喜事!

  2017年9月宣布订婚,经历未婚夫家庭卷入债务纠纷、婚礼延期,30岁的日本真子公主今天终于嫁了。

  真子是德仁天皇的侄女、皇嗣秋筱宫文仁的长女,丈夫是“平民驸马”、她在国际基督教大学的同学小室圭。日本媒体对这段婚姻哀愁一片。

  这些年,小室圭越来越被当地民众唾弃为“渣男”。在与未婚夫“异国恋”的三年时间里,真子还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

  之后,她前往东京都一家饭店举行记者会,首次以平民“小室真子”的身份与公众见面。

  小室称,他是真心爱着真子的,对于这桩婚事给大家添了很多困扰,他感到很抱歉。

  小室还主动说明他母亲与前未婚夫之间的金钱纠纷问题,声称将尽可能全力解决。

  真子则说,知道外界对她的婚事有各种看法,但对她而言,小室圭是“不可取代的存在”。

  据外媒报道,德仁天皇曾提议举行一个皇宫大礼,但被真子父亲秋筱宫文仁拒绝。

  真子不举办婚礼,其结婚是皇室史无前例的简化,就连迎娶大公主的小室圭也无法与德仁等亲戚们见上一面。

  日本皇室女儿出嫁都必须脱离皇室,但皇家顾及颜面,按照惯例都会给出嫁的女儿一笔“嫁妆”,确保她们在离开皇室后依然能过体面的生活。

  日本宫内厅表示,线万人民币)的“嫁妆”。这是通常在皇室女性成员离开皇室时获得的款项。

  有分析认为,真子公主企图通过“净身出户”的方式离开皇室,以证明小室圭不是为了钱才跟她结婚。

  不过,小室圭已在美国纽约的顶尖律师事务所“洛温斯坦·桑德勒律师事务所”就职,估计年薪可达2000万日元,生活基础应该不成问题。

  纽约的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也伸出橄榄枝,邀请真子担任该博物馆负责日本画廊的策展人,年收入大约是1500万日元。

  小室圭在美国获得法律学位后一直居住在那里,他在美国的一家律师事务所工作,他的律师考试结果将于12月公布。

  真子公主和其他皇室成员一样,现在没有护照,所以婚礼后前往美国需要申请新护照。

  真子公主与小室圭登记结婚之后,会先在东京都暂住几天,然后便立刻过起近年在日本相当流行的“分居婚”,即夫妻双方分开居住。

  因此婚后成为平民的真子也极有可能会先暂时住进小室圭位于横滨的老家,单独面对婆婆小室佳代,帮助照料小室圭病重的外公,造车狂欢下合生创展的“孤注一掷”,直到取得签证后才能启程赴美与丈夫会合。

  有美媒形容,日本这场皇室婚姻具备了现代皇室童话故事的所有要素:一位有抱负的律师与一位现实生活中的公主结婚。

  但自从2017年真子和大学同学小室圭宣布订婚,他们的婚姻就陷入了丑闻、公众反对和小报的狂热之中。

  4年前,真子公主与小室圭在记者会上微笑着含情凝视彼此,并分享他们的恋爱故事时肯定没有想到,后面发生的一切。

  宣布订婚后不久,多家日本周刊就爆料称,小室圭的母亲陷入财务纠纷,欠债至少400万日元,而且,她的私生活复杂。

  东京大学研究日本皇室问题的专家高森明勅认为,日本皇室没有与金钱、经济或政治有关的麻烦,这是小室圭家族金钱丑闻之所以令人关注的原因之一。

  他说,“在道德上,日本人希望自己是无可挑剔的。在日本没有适合小室的地方,所以真子尽管很爱她的家人,也不能留在这。并不是说真子夫妇和她的家人闹翻了。”

  小室在2018年8月赴美深造研读法律,试图远离风暴,但此举引起真子的父亲文仁亲王不满,曾公开喊话要小室向社会说明原委。

  今年9月底,小室圭从美国回到日本时留着马尾辫, 被不少日本民众批评“形象轻浮”。

  小室圭9月底从美国回日本时留着马尾辫,被不少日本民众批评“形象轻浮”,日本媒体注意到,10月18日他去拜访岳父母时已经剪了短发。

  10月18日,小室搭乘日本宫内厅准备的专车,从横滨的住处出发,前往赤坂御用地拜访岳父母。

  日媒称,为避免外界将小室家的丑闻视为皇室丑闻,秋筱宫夫妇曾考虑过不见小室圭,18日的这一见也很可能是最后一见,小室圭今后几乎不会再有面见日本皇族的机会。

  对于真子公主婚事的反对,在日本国内出现一种“全民丈母娘化”的现象——仿佛在替自家女儿选夫婿。

  不过,日本《读卖新闻》和《每日新闻》称,真子公主的婚事风波受到一些八卦媒体的煽风点火,有民调显示,约六成民众对这桩婚事抱着乐见其成的态度。

  她说,“婚姻和浪漫是直接关系到幸福的至关重要的选择。考虑到社会正试图否认真子和小室圭的幸福,这几乎就像时钟的指针被拨回到封建时代。”开奖直播现场香港结果